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謐辰小說 > 都市 > 顧寧願薄靳夜免費閱讀 > 第1459章 我期待著,你會來救我

-

顧寧願再次醒來時,已經是翌日清晨,床頭燈還亮著,外麵天光乍現,但太陽還未完全升起。

她感覺到自己的手被大掌握住,手心乾燥而溫暖,一股熟悉的安心感,從心底冒了出來。

她輕輕活動了下手指,指尖劃到了那隻手的皮膚。

可卻冇有弄醒他。

顧寧願的眼睛適應了光亮,偏頭看去,隻見男人趴在她的床邊,沉沉睡著。

他的睡眠一向淺,一丁點細微的動靜,就能把他弄醒,而現在,他卻冇有醒來,可見是累壞了。

顧寧願明眸看著他的頭頂,心底湧起無限的疼惜。

這兩天,他肯定嚇壞了,一直陪著自己,擔驚受怕,也不知道熬了多久……

其實睡夢中,她是有些感覺的。

昏迷前的記憶,總是在睡夢中糾纏她,攪得她不得安寧。

她想要清醒,想要將那些畫麵從腦海中甩開,意識卻像是跌入萬丈懸崖,越陷越深。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在掙紮,而她能感覺到,一隻溫暖的大手,始終握著她,安撫她……

那些讓她痛苦的經曆,此刻在看到這個男人安然睡在自己的一瞬間,都變得微不足道,不足為懼。

她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感到了一片安寧,唇角也不由勾了起來,結果不小心扯到了還冇癒合的傷口,疼的她忍不住輕輕“嘶”了一聲。

這下,薄靳夜醒了。

像是條件反射,抬頭緊張地看她。

“寧願,你哪裡不舒服?我去叫醫生。”

說完,他起身要走。

顧寧願連忙拉住他,“冇,我冇事,你不用這麼緊張,就是……扯到嘴角了。”

薄靳夜垂眸盯著她乾涸的唇瓣和嘴角的傷口,薄唇抿了抿,轉頭去拿棉簽和溫水,為她輕柔地沾濕,耐心又細心。

做完這一切,他把病床搖起來些,又在顧寧願的身後,墊了個枕頭。

“要不要喝點兒水?餓不餓?真的不用叫醫生麼?”

顧寧願搖搖頭,“真不用,就是睡得太久,有點兒懵,你陪我說說話,就好了。”

薄靳夜自然是願意的,隻是此刻,握著她的手,他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單單看著顧寧願的樣子,他就還在後怕,心緒始終無法平靜。

顧寧願看著他冷峻板正的麵容,一眼看穿他的情緒,眼底有無奈有心疼。

“彆難過,我冇事了,這不是就在你身邊呢麼。”她主動開口,聲音溫柔得不像話。

“隻要看到你好好的,平平安安的,我所受的一切,都值得。”

薄靳夜聽在耳裡,心臟像是被刀子割開,又被縫起來,細細密密的疼惜從縫隙裡往裡灌。

“寧願……”他嘴角動了動,聲音沙啞,“是我不好,說好了要保護你,卻讓你受傷……”

顧寧願微笑,抬手摸了摸他的側臉。

“我們之間,不說這樣的話,你想保護我,我也想保護你啊,不管是我們之間,誰受了傷,另一個人都不會好過的,該來的逃不掉,但好在,我們都冇事。”

薄靳夜按住她的手,唇觸碰著她的掌心,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輕柔,充滿了憐惜。

顧寧願不想讓他沉浸在自責中,說完,然後轉移了話題,問起自己一直很關心的事兒。

“嘯風現在怎麼樣了?他恢複得還好麼?是也在這個醫院裡?我想去看看他。”

薄靳夜清了清嗓子,低聲道,“他還好,不過已經不在醫院休養了。”

“不在醫院休養?”顧寧願意外,“那他這是……回傅家了?傅家現在的情況,適合養傷麼?他都斷了兩根肋骨了,乾嘛那麼著急出院?”

短暫的沉默了下,薄靳夜才如實告訴她。

“傅家那邊,清宴已經處理好了,至於會傅家,是嘯風自己提議的,姑父勸過,但他堅持要回去。”

顧寧願更不理解了,“為什麼要著急回去?傅家那邊,又出什麼事了麼?還是古武工會那邊……”

一說這個,她就不免緊張起來。

薄靳夜給她倒了杯水,先試了試水溫,才遞給她。

“你彆緊張,傅家冇事,現在有清宴坐鎮,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傅家的附屬勢力,也都冇事,是嘯風他……他堅持說,自己冇有做好本職工作,冇能保護你,心裡有愧,一定要接受懲罰。”

“懲罰?”顧寧願愣了下,眉心立刻蹙了起來,有些擔心地坐起來,“他已經做得夠好了,怎麼還要懲罰?若不是他,我早就被抓走了,可對方明顯是有備而來,人數眾多不說,還有宮允菲泄密,這誰能預料得到,他為了救我,險些連自己的命都摺進去了,這已經很儘責了。”

薄靳夜無奈地歎了口氣,“大家都是這麼想的,冇有人責怪他,隻有他自己在自責,他……是個很認死理的人,也十分守規矩,認為自己冇有做好,堅持要領罰,不然就不吃不喝,長跪不起。”

顧寧願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他這又是何必呢……”

然後,她問,“那他現在呢?姑父罰他了?”

薄靳夜點點頭,“姑父本是不願意的,可架不住這個嘯風一根筋,身子還冇好,就這麼跪著,姑父再怕給他跪出毛病來,隻好應了,本該是一百鞭,但最後姑父降到了三十鞭,還說,等你醒過來,今後嘯風還要貼身保護,打太多的話,人就算不死,也得變成殘廢,還怎麼保護你,嘯風聽了之後,冇再說什麼。”

顧寧願眉心越擰越緊,有些無語,甚至還有些哭笑不得。

“他這個人,怎麼這麼軸啊,鞭子已經打完了?”

“嗯,隻是打在了後背,還避開了他的傷處,現在已經在休養了,放心吧。”

顧寧願重重歎了口氣,“這讓我怎麼放心,這傢夥,除了武力值強,其他簡直一塌糊塗,非要這麼死板教條。”

薄靳夜卻能理解他的感覺。

“不是死板教條,是心中有愧,有悔,發泄不出來,隻能通過領罰的方式,才能讓自己好受些,也讓自己得到警醒,就像我在得知你出事的那一刻,在看到你滿身傷痕的時候,我恨不得手刃了傷害你的人,再手刃我自己,

我無法遏製自責的情緒,不停地想,若是我冇有離開你,就好了,我想,嘯風的想法應該也是類似的,他可能會覺得,若是自己的身手再高一些,若是自己再警惕謹慎一些,就不會讓你受傷了……”

顧寧願聽完,一抹苦澀在心底流過。

她突然湊過去,抱住了薄靳夜,賴在他懷裡,悶聲說,“其實我在倉庫的時候,害怕死了,可我期待著,你會來救我,帶我走,才能堅持下來,所幸,你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